爱上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娱乐八卦

挺美一张脸,可惜不会用

来源:互联网 2021-10-13 09:42:42娱乐八卦10
非常感谢您能抽空来阅读关于挺美一张脸,可惜不会用这篇文章,希望对你能有所帮助。一般来说,角色滤镜是最不容易碎的。除非演员自毁。要么是频繁做与戏路相反的曝光,使观众一见就只想到 B,不能再直视 A。要么,演一个让人顿悟 " 原来以前觉得他

一般来说,角色滤镜是最不容易碎的。

除非演员自毁。

要么是频繁做与戏路相反的曝光,使观众一见就只想到 B,不能再直视 A。

要么,演一个让人顿悟 " 原来以前觉得他 / 她有韵味是错觉 " 的角色。

最近就有为了挤入古偶无脑女主的行列,装疯卖傻,亲脚把自己的经典角色滤镜,踩得稀碎的。

是的,张芷溪,军师联盟里的甄宓。

难以想象,前后两张图的表演,竟然来自同一个人。

既然有抄作业的痕迹,那么从这两个不同剧的两个相似桥段中,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有感染力的漫画演技,和想当然的漫画演技的不同。

拿看镜子那段来说——

云浅月照了一下铜镜,就面容扭曲地发出尖叫,又很快就接受事实。

本应是情绪关键点,但情节递进却非常敷衍,于是看起来一惊一乍,毫无感染力。

《太子妃》里穿越的那段戏,在情绪递进,和喜感的设计上,则精细得多。

张芃芃从镜中意识到自己容貌的改变后,经历了一段有层次的确认过程。

从看镜子、到摸自己脸、再到摸镜子。

最后,由于张芃芃是男穿女,她还摸了胸,最后才猛地脱裤子看裆,发出尖叫。

漫画演法特别要求演员和主创团队的喜感。

《太子妃》里的漫画演法能立得起来,还在于里边不是让张芃芃一人演发疯的独角戏。

所有人物关系、互动都是有趣的。

张芃芃满口现代用语,质问太医:你丫谁啊?

太医一脸懵逼:我丫是宋太医。

可,漫画演法的问题就在,一个角色绝不可能从头到尾都用漫画演法来立起来。

如果没有一个瞬间,让观众对这个角色产生信念感,那么在此之上所有的夸张演绎,都会使这个角色整个垮掉。

所以,拿漫画演法作演技偷懒的遮羞布,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为它充其量是一种喜剧表现方式。

想起《脱口秀大会》有一期,一个非脱口秀演员上台讲,效果反而奇好。

底下的脱口秀演员不禁感叹:当你越想刻意逗笑观众,他们越不笑。

这其中便有一个人物信念感的问题。

一个人越沉浸于逻辑自洽的自我中,而并非有意讨笑献媚。

他所刻画的人物就越显真实,因此呈现出一种一本正经地讲荒谬事的喜剧张力。

脱口秀演员每个人都有人设,有的是已婚妇女、有的是单身*丝、有的是车间女工、有的是高薪码农。

新演员初舞台,一定会从自身的人设开始作文章,以求先把人物立住,再作展开。

这一点,喜剧和所有戏剧有一点是共通的:戏,永远是在立人。

技巧能够发挥效能,永远是在塑造了真实可感的人物的前提上的。

我们回看一些具有颜艺、无厘头元素的高分、经典剧作。

它们戳人的,根本不是那一帧帧夸张到脱离现实的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

而是隐藏在这些不合常理的表现方式下,人物真实血肉筋骨。

好比柳飘飘和尹天仇,在海边骂骂咧咧 " 擦唇膏 " 那段戏。

说是擦唇膏,其实是索吻。

看似口吐芬芳,其实是动了真情的男女,面对喜欢的人的拙劣和小心翼翼。

粗鄙的形式,浪漫的内核。

形式和内容的错位,即制造了荒谬的喜感,又使爱情这一云端上的主题,在市井泥沼中滚了几滚,接了地气,反而真实可爱。

而没有一种艺术形式,是不用基于现实观察的。

回过来看如今市面上那些滤镜精美的轻喜剧、五官乱飞还自以为好笑的演员们。

未必太小看了观众的笑点。

也太小看了一个人物真实人生的创作空间。

除了逗乐自己,没人 care。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皆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地址:https://www.23yinyue.com/ylbg/45192.html

发表评论(0)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