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热点 > 正文

社会热点

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来源:互联网 2022-01-08 08:22:07社会热点10
近日有关“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的内容在网上很是火爆,不少网友好奇“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的来龙去脉,因此爱上资讯网小编将为大家打来关于“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的相关信息,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哦。

“我父亲2021年12月29日高血压在家晕倒,19:20被120带到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因为他是西安返乡人员,我们在门口等待了整整40分钟才进入抢救室,因脑干出血9毫升医院表示无法救治,最终父亲次日凌晨1点去世。”家住西安市阎良区武屯镇东孙村张斌(化名)说。

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12月23日,张斌的父亲张力(化名)因高血压病情加重,从西安新城区八府庄小区返乡,回到东孙村家中休息,并开始居家健康监测。张斌说,在此期间,降压药物即将用完时,家人曾向防控人员询问是否能送药,但对方坚持称疫情严重无法购买。

时至今日,张斌一家人仍不能接受张力离世的事实,而张力至今也未安葬。

因疫情防控,防控人员拒绝帮忙购降压药

1月7日,张斌向顶端新闻记者讲述,2021年12月底,西安疫情出现,父亲张力此前在西安新城区八府庄小区居住,因高血压加重,于12月23日返回西安阎良区武屯镇东孙村西河组的家中休息,因是风险地区返乡人员,需严格遵守防疫规定,张斌一家人在家中居家观察。

51岁男子脑干出血送院等待后离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张斌说,居家观察期间,阎良区武屯镇新冠疫情防控人员曾称,张斌一家是居家健康监测,“但在我家门口贴上封条防止一家人外出,至今未能提供针对居家健康监测人员进行防控管理的相关告知书,且对我父亲的病情没有进行了解,提前做出预防措施。”

张斌表示,2021年12月23号开始居家以后,每日会有工作人员到家中进行至少两次的体温测量,每日询问是否有发热、干咳、乏力、咽痛、嗅(味)觉减退、鼻塞、流涕、结膜炎、肌痛和腹泻等症状,并定期检查居家健康监测规定落实情况。

由于张力患有高血压,每日都需要服用的降压药物。12月26日,降压药即将用完,家人曾向核酸检测医务人员询问是否能出门购买降压药或找人帮助送药,“但对方坚持称疫情严重,无法购买”。

送院经等待后,医院表示已无法救治

2021年12月29日18:40,张力因高血压发作昏厥摔倒,“父亲昏倒后,我母亲第一时间联系了村委会主任,他帮我们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我们到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时是19:20。由于我父亲属于返乡管控人员,只能一直在医院门口的救护车上等待入院申请,晚上8点,母亲发现父亲嘴唇已经成紫红色,医院才引起重视,将父亲推进急诊室做检查。”张斌说,进入急诊室后,做头部检查也需要针对返乡人员身份进行申请,耽误了不少时间。

顶端新闻记者看到,阎良区人民医院2021年12月29日22:36出具的诊断报告显示,51岁的张力诊断意见为“脑干出血,高血压”,治疗建议包括“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向家属告知病情危重”等。

“因为摔倒当时脑干已经出血9毫升,医院表示无法救治。”张斌说。

张力离世后,医院方曾要求撤销投诉

12月29日,张力被救护车送回家中,家人将其安置在一间客卧。张斌称,父亲当晚十分痛苦,一家人在张力床边的每一秒都是倒数。

12月30日凌晨1:08,张力在家中离世。

张斌一家人认为,监护人员的不作为与医院的冷漠让他们感到心寒,“如果能早些买到降压药或许父亲就不会突发高血压摔倒,如果早些了解父亲病情并对接定点医院或许就能及时就医,如果进医院抢救及时或许还有生的希望。”

让张斌感到不解的是,从事件发生至今已经9天,家人多次向当地区**、村委会等部门反映,并没有得到相关回应,“他们不承认我父亲的离世与管控不当有责,就连救护车来接诊时看到家中门上的封条,都要我们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将父亲接走,严重耽误了父亲的抢救进度。”

父亲去世后,张斌曾拨打西安市长热线,投诉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耽误父亲的抢救,“12月30日,院方打电话要求撤销相关投诉,并称其父亲去世与医院无直接关系”。

12月31日,张斌再次联系院方时,院方表示已经将该情况上报相关部门,如果有任何疑问可以走司法程序。

村里要求张家签“民意调查书”,“以保一方平安”

顶端新闻记者查询公开资料获悉,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位于西安市阎良区胜利路中段,是一所集急救、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

1月7日,顶端新闻记者拨通阎良区人民医院的电话,询问相关情况,对方回应称,“等西安解封了再来采访。”

顶端新闻记者致电东孙村疫情管控工作队组长燕书敏,燕书敏表示,目前村中已成立相关事件调查组,“调查中我们也表示过,村医与当地卫生院皆没有接到过张力需要降压药的反馈,在张力晕倒后我们在3分钟内赶到现场,帮助医务人员配合救治,但具体医院是否有责任我们这边不方便表态,可以关注下之后的官方调查结果。”

另据张斌透露,父亲去世后的一天深夜,曾有村里的工作人员前来要求张家人以申请贫困救助等方式,将张力尽快下葬,并在1月6日交给张家人一份《西河组关于张力病故安葬的民意调查书》,该调查书中写道:“西河组全体村民希望张力家属顾全大局,2天内尽快安排下葬事宜,以保一方平安。”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皆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地址:https://www.23yinyue.com/shrd/47548.html

发表评论(0)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